2020

02/24

10:11
[开州日报副刊]窗外
来源:开州日报 02月24日 10:11

窗外

■杨光

我的家临汉丰湖畔,寝室和客厅都面朝湖面,美丽的汉丰湖景色尽收眼底。平时工作忙,久居湖畔,对窗外的世界还没有认真欣赏过,心中不免有淡淡的“不识庐山真面目”的憨憾感。 

今年春节,是一个特殊的春节,全国 民宅在家里抗击疫情。我家也不例外,儿子在节前回到了家,我们全家每一个成员做到了“少出门,戴口罩,勤洗手,多通风”。呆家期间,我和孩子的母亲也乐此不疲变化多样展示厨艺,尽可能为儿子饱饱口福,弥补一年来对孩子未在身边的歉疚。 

正月初五,妻子早早起床,煮好汤圆才叫醒我们父子。我拉开窗帘,窗外的景色扑面而来,对面的凤凰山一山两色;半山上一抹亮色,晴空无云,太阳照在山上,仿佛给凤凰山铺就了一层洁白的底色,山中的农房炊烟袅袅,簇簇林木,红色的长廊,绿色的圆亭,更加明丽,在柔和的晨阳下,平添了一丝妩媚,山头上欲振翅飞翔的凤凰雕塑正对着晨阳,映射出五彩斑斓的串珠儿,打在我的眼中,是那么的柔美舒服,舍不得闭合眼睛,生怕瞬间消失。半山下,像画师的一幅绝妙的山水画,墨色凝重的底色里,刘伯承同志纪念馆建筑群落特别耀眼,我曾在那里工作过,熟悉那里的一草一木,建筑群是我们渝东北民居风格,坐北朝南闭合式两重院落,白墙红瓦,耸立在汉丰湖北畔,窗外远远望去,凤凰山犹如西湖女子“浓妆淡抹总相宜”,纪念馆犹如“海市蜃楼”,镶嵌在凤凰山最美丽的景色里,这不正是家乡人民寄托了对元帅无限的崇敬和热爱么!纪念馆东侧,汉丰故城一排排青瓦明清建筑鳞次节枇,错落有致,从对岸湖边蜿蜒至“盛山十二景”脚下,宛如一条长龙匍匐在汉丰湖北岸,护佑着美丽的汉丰湖,还有我们这坐美丽的城市。 

“太美了!”我自言自语道。瞬间,我冲出自己的寝室,叫上儿子,来到客厅,与儿子一起欣赏窗外景色。 

我们父子俩倚靠的客厅窗台,是欣赏汉丰湖最好的位置,汉丰湖北面盛山、汉丰故城,西面大慈山、九孔桥,东面迎仙山、黄陵城和文峰塔等核心景观都一览无余。我曾是一个旅游人,对我区的旅游资源并不陌生,很自豪、卖力式地给儿子介绍窗外每一个景观的传说和故事,由于儿子外出求学工作多年,通过我的介绍,对家乡的旅游发展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孩子也很感慨家乡的变化。当我讲到对面湖畔和汉丰湖中心曾经是我们的家园时,我的心中马上回放出三峡移民“舍小家,为国家”那永生难忘的岁月,我也很感恩这段日子,直接参加了移民工作,在第一线见证了“三峡移民精神”铸造的全过程,儿子仿佛理解到父亲的心情,用手巾纸轻轻地给我擦去眼角的泪珠。儿子说:“三峡移民的奉献,全国人民不会忘记的!”我听后,马上给儿子一个紧紧地拥抱。 

景色很美,我们父子俩还是没有抵挡住孩子母亲的唠叨和汤圆美味的诱惑。正月初的早餐,必吃汤圆,这是老祖宗留下来的规矩,我家每年都坚持下来,形成了习惯。孩子母亲很用心,我家汤圆的馅心有两种,一种是红糖心,一种是腊肉豆腐心,满足了全家人的喜好。辛苦了,孩子的母亲。 

意犹未尽,难得有这般清闲。我吃完汤圆又独自坐在客厅窗台边,看着窗外。三山的倒影在湖面,形成湖面有三座山,看着山的倒影,心中油然升起“山有多高,水有多深”的意趣来。湖面上静静的,没有一点儿涟漪,城南故津码头游轮和五颜六色各式游船一字儿排列得整整齐齐,唐老鸭率领着一群小鸭儿在湖中心扑腾着双翅正等待游客们的到来;天空中时有一群白鹤从湖面飞来飞去,时有一群白鹤在湖畔石阶上栖息觅食;公园里,草坪上星星点点的青色,使草坪有了生机,昭示着春天已经到来;这时太阳照进公园,几十株红枫树枝条、叶花已一字儿昂上怒放,红枫叶花嫩红嫩红的,远远望去,傲立娇艳,给公园内椰子树、棕榈树、香樟、桂花等绿色植物以生命力的信心和鼓励,因为,红枫树知道,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齐放,才是春色满园。 

窗外,公园,湖面,暖阳,多么一幅诗意般生活的画面。在以前的日子里,汉丰湖畔健身道必是人头攒动,游人如织,湖面上小船悠悠,游轮和画舫船满载着游客来回奔梭,天空中,形态各异五颜六色的风筝,欲与天公试比高;城南故津广场舞步摇曳,滨湖大道车水马龙,我家窗外俨然是一个休闲健身的世界。人们徜徉在“湖在城中,城在山中,一城山色半城湖”的景色里,尽情享受着生命的意义。 

窗外,日上竿头。此时,码头上游船还是静静地停泊在码头边,这诗意般的生活,没有人享受着,没有了往日的喧嚣。公园里,只有环卫人和志愿者的身影;滨湖大道上,只有警车和救护车有序来回巡游,湖面对岸大道警务室的警灯一直闪烁着。 

回眸窗内,电视里一直滚动播出全国奋勇抗击疫情的实时新闻,观者,泪目。 

今天窗外,静得美丽;明天窗外,必是岁月静好! 

(作者单位:开州区财政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