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02/24

10:12
[开州日报副刊]闭门寻“乐”记
来源:开州日报 02月24日 10:12

闭门寻“乐”记

■陈宇光

我是属马的,这属相倒也符合我的性格。自从跨入社会便一路马蹄嗒嗒,虽然没赶上几程路,但却费了不少脚力。偶尔闲上一阵子,便觉四蹄发痒,寂寞难耐。这次倒好,“新冠”疫情袭来,我这属马的也只能“收缰入厩”了。大年初一,门前的汉丰湖畔阳光灿烂,我以为疫情不甚吃紧,便戴上口罩牵着牙牙学语的孙子溜了出去,还忍不住自拍了几张照片,即兴发在家庭亲情群上。这一发倒不要紧,一连串的惊讶与“围剿”便如潮而至,都批评我竟敢冒天下之大不韪。侄女希希还来了一首打油诗:“湖畔风光虽然好,小心疫情惹烦恼。爷孙赶快向后转,快跑快跑赶快跑!”儿子儿媳当即打来电话,必须在三分钟之内赶回家,否则现场“抓” 。就这样,大年初一几分钟的寻乐就草草收场了。 

初一起始,疫情一天天吃紧起来,武汉封城,开州亦有病例出现。家乡各个层面迅速行动起来,千万个家庭绷紧了神经,加入了这场全民疫情防控阻击战。在社区一线工作的儿媳一改平日的和颜悦色,直接给我下达了“闭门令”,从三不准到六不出,从家庭防疫总纲到个人注意细则,让我一一明确,不得含糊。儿子也直击我的软肋,“知道你是属马的,这段时间你就来个洗兵牧马,千万不能天马行空,更不能心猿意马,马失前蹄!” 

其实儿子儿媳小看他老爸了,中国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作为一个公民理应严格约束自己,焉能放浪于形骸。在疫情面前,每个人都是一枚事关生死成败的卒子,都是一个不可小觑的阻击手,别说是一匹凡间之马,就是天上之龙也得遵天意,顺正道,明大理。我对儿子儿媳说:“你们放心去前方战斗吧,我和老妈一定筑严家庭防线,还当好后方支前队员的。” 

在儿子儿媳面前,我们老俩口总是精神杠杠的,总是以乐观的态度鼓励他们坚守工作岗位,干好本职工作,但儿子儿媳一走,心里免不了时而朝云时而暮雨,为武汉、为开州、为整个中国深深担忧,就如同写《岳阳楼记》的范仲淹,虽并无他的江湖之远与庙堂之高,但心仍有戚戚焉。我对自己说:劲得自己加,乐得自己寻,就像伫立阳台,只要用心去寻,仍有妙曼的风景。于是,我和老伴开始了闭门寻乐。我首先从孙子入手,况且“研究孙”还是必干的硬任务。早上儿子儿媳匆匆一走,我便忙活起来,从换尿不湿,穿衣做饭,再到智力开发和身体锻炼,一天一天渐入佳境,弄得孙子时时“爷爷爷爷”喊个不停,叫我好不快乐。为了落实家庭防疫,我还编了家庭防疫歌,配上小调唱起来:研究孙子陈子其,坚守家中志不移。儿子儿媳战前方,老爸老妈是铁壁。待到春暖花开时,开州一定上上吉。 

坚守家中,免不了与三朋四友、同学文友联系,手机成了最好的纽带。为了共筑防线,也为了生活的那份快乐,我常常在手机上为他们制造点小开心,有时也来点小麻烦。比如,我与孙子在家中的阳台上,以汉丰湖为背景拍了几张照片,我没戴口罩,装出一副怪相,配上一首打油诗发在亲宝宝和亲情群上,“虽然有疫情,还得把乐寻,美丽汉丰湖,波光清粼粼。”果然鱼儿上了钩,我即刻受到四方围攻。首先是孩子的舅舅顶了上来:“赶紧戴口罩,爷孙瞎胡闹,请你守公德,关门喝老窖”。当我在亲情群中揭开这一谜底时,大家紧绷的神经瞬间便松了下来,继之而来的是一波无限的快乐与欢笑。 

前几天,成都地震,我很多大学同学都是成都人,免不了担心。在手机上同学群或个别同学的私聊中,总是彼此问讯彼此鼓劲,他们在面对地震与疫情之间的乐观主义使我深受感染。是的,越是困境愈要坚定,也愈要乐观。青白江有位李姓同学在大学就是一个豪放派,他常喻地球如乒乓,而今喻地震为弹簧,当然我也忘不了给这位李姓豪放同学送上一副对联,我这样写道:“震感已过关上门继续打坐,疫情尚在打开窗自寻其乐。”这位老弟真是一位骨灰级的闭关者,他也回敬了我一诗打油诗:“宁可脚板生根,也不外出寻春,心中有个太阳,万物由此而生!” 

疫情还没结束,闭门的日子还在继续,快乐与希望也在继续,闭门的日子,让亲情更浓了,真情更多了,许多朋友甚至不联系的老友心更近了。我想:闭门的日子终会过去,那个春暖花开的时刻一定会到来,一定会到来! 

(作者系开州区作家协会名誉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