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03/02

11:02
[开州日报副刊]不为良医 便为良民
来源:开州日报 03月02日 11:02

不为良医 便为良民

■王楚华

去冬,我和老伴去海南省文昌市作“候鸟”,还不到两月就想家了,就提前离开酒店,于除夕前赶回开州。哪晓得一回来就让 提心吊胆—— 

“疫情来势汹汹。”“武汉已经封城。”“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 

于是乎,一条条短信拥入手机:“王老师,你现在哪儿?”“你还好吗?”……种种问候不仅饱含着牵挂,关爱与担忧,每一个无声的文字,仿佛都带着悬念。而接下来的二十多天里,那些触目伤怀的新闻和网闻,则更让人唏嘘不已: 

一个被新冠病毒感染的孩子,伸出稚嫩的小手,要医生抱抱。医生无奈,转身而泣。 

一架驰援武汉的包机,降落前乘务长例行广播:“我们的飞机就要开始下降了……你们不仅是天使,也是英雄,辛苦了……”说到最后,乘务长忽然哽咽:“待你们完成任务后,再来接你们回家!” 

武汉一位网民说:“每一盏熄灭的灯都承载着五公升的泪水……是他们(医生),为了这座城市不再呜咽。” 

央视新闻说:“一名收入微薄的环卫工人,仅用17秒时间,捐出一万元后迅速离去,工作人员从包钱的纸包上只查到一句话:‘给一线的医生加点儿油。’” 

央视新闻还说:“疫情肆虐以来,逆行前线不眠不休的医护人员中,已有8人在抗疫第一线以身殉职……” 

好不令人痛惜!那些为国捐躯的天使们,曾经救活过多少条生命啊。直到最后一息,他们还从死亡的旋涡里,将别人托出水面之后,自己才又从死亡的旋涡里,无声地沉了下去,永远地沉了下去。 

此时此刻,我们在心头默默地追思烈士的时候,除了例行公事地说句“呜呼哀哉,伏惟尚飨”之外,还能追些什么呢?又该思些什么呢? 

前几天,我还看到几组令人心酸的镜头:几位揭下防护面罩的医护美女(真的长得很好看),她们疲惫不堪地仰靠在椅子上,脸颊被防护罩挤压出一条条纵横交错的沟痕,汗水就顺着那些沟痕渗进眼里,滴向下巴,根本看不出先前的天生丽质了。我不禁想起那些休闲女人享受生活的画面。她们或坐在小轩窗前,贴一张面膜,津津有味地看手机;或者躺在美容院,把脸伸出去让人拍打按摩,摸出一脸胶原蛋白,摸出些光鲜靓丽。然后才站起身来,对着“菱花”将朱唇一抿,十分受用地流连着镜中的美人图。只可惜,这样的画面很难被岁月留住。而那一张张用汗水和疲惫按摩过的脸,用大医的铧犁犁出条条沟壑的脸,看了却让人眼圈发红,泪光盈视,经久不会忘记。特别是她们那种难以言表的神情,深深地触及着受众的灵魂,让人震颤,让人心疼。你会情不自禁地赞叹道:这才是内外兼修的东方美人,值得浓墨重彩大书特书。 

我常想,倘能用笔或镜头,把那些具有思想穿透力的画面和情景,把他们生离死别、令人荡气回肠的故事,真实地再现出来,即便不加修饰,都会有很高的审美价值,都会是一个个非常感人的艺术形象。 

以前,我对“医者仁心”“大医精诚”之类用语,只从字面理解,仅仅是知道点儿皮毛,这段时间算是看明白了。原来,这两句话是用了几千年时间才总结出来的中国式的大爱。是一种用生命、用人道、用人性和美德,浇铸成的铮铮誓言。也是关乎人类生存安全的博大的仁爱。借用沈从文先生的话说:“是一种非常淳朴真挚,非常美的爱。这种爱里闪耀着一种悠久的民族品德的光。” 

我们的民族之所以在经历了“八国联军入侵”“鸦片战争”“甲午海战”“南京大屠杀”等等九九八十一难之后,仍然能够生生不息,仍然能够昂首挺胸,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靠的就是尽忠报国的文化自信和高贵的民族气节。以及历朝历代,所涌现出来的众多的仁人志士、时代楷模和英雄们的无私奉献。 

按说,国家有难,我们每个人都应该扛起一份责任。有时候我也在追问自己,像我这种百无一用的书生,同时伴有基础病的老人,又能做点什么呢?我想,听从政府安排,待在家里,做个遵守社会秩序的公民,或许是好的选择。因为,我们没有悬壶济世的本领,就不要外出给国家添乱。不为良医,便为良民,这是做人的本份。当然,还可以趁机多读点书。还可以将那些平常难得见到的、人性中最宝贵的闪光点,先把它用笔记下来。当然,还有那些形形色色的趁火打劫者,甚至故意传播病毒危害他人性命的另类,也要如实记下来。将来告诉人们,这对于凝聚人心,促进人类文明的进程,或许有些好处。 

(作者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开州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