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03/30

09:14
重庆市医疗队武汉战“疫”60天纪实
来源:重庆日报 03月30日 09:14

3月18日,武汉市第一医院,重庆医疗队医生正在为最后一位即将出院的患者查看肺片,讲述病情恢复过程。

本组图片由重报集团武汉报道组记者谢智强摄

3月18日,重庆医疗队医生正在为即将出院的患者换上隔离服。

3月17日,武汉市第一医院,一名即将出院的患者展示他写给重庆医疗队的感谢信。

数读重庆支援武汉医疗队战绩

截至三月二十六日

3002

■重庆市支援武汉医疗队管理病人全部实现清零

■累计管理患者3002人

■护理患者2220人

■出院1397人

15次

■国家卫生健康委15次刊发重庆市支援湖北医疗队(武汉)典型做法和先进经验

截至三月二十一日

236人次

■为医护人员提供心理咨询服务236人次

■响应病区联络会诊62次

■为患者进行心理干预101人次

5015人次

■累计培训医疗队和当地医护人员5015人次

492条

■累计收到感谢信167封,以及感谢短信、视频等492条

数据来源:市卫健委

白衣执甲入荆楚,今朝载誉返巴渝。

3月29日,重庆市第三批、第八批、第十四批支援湖北医疗队,来自30家医疗卫生机构的313名队员平安返渝。这是重庆市支援湖北抗击疫情最后一批医疗队员返渝。

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斗中,重庆市响应党中央国务院号召,抽调815名重症、感染、呼吸、感控、心理援助等方面的精兵强将奔赴武汉。

“君住长江头,我住长江中”。815名医疗队员从1月28日抵达武汉,整整60天战“疫”,体现了“共饮一江水,渝鄂心连心”的浓浓手足之情。

815名医护人员“逆行”

“爸妈,我回重庆了。你们多保重。”3月28日,离开武汉的前一天,第八批医疗队队员蔡佳与在武汉硚口区的父母告别。

42岁的蔡佳,是一位湖北籍重庆医生,曾在武汉大学度过11年求学时光。

“父母、哥哥都在武汉。我该回来帮忙。”2月12日,重医附一院接到驰援武汉的命令,蔡佳第一时间报了名。

对很多重庆医疗队队员来说,来武汉支援,就是回家。“我的老师、同学都奋战在一线。”第十四批医疗队队员郑兆斌是湖北荆门人,从武汉大学硕士毕业,已在长寿区人民医院工作16年,“我请战了3次,终于来了!”

“如果重返江城,我会给两个女儿讲述这里发生的故事。”九龙坡区人民医院医生赵静和丈夫都曾在华中科技大学度过一年求学生涯。虽然小女儿才四个月大,但她毫不犹豫地报名参战。

对于更多的重庆医疗队队员来说,他们也许与武汉交集不多。但,总有一种牵挂无时不在。

数据显示,自1月28日开始,重庆市先后派出9批医疗队、815名队员从重庆驰援武汉。

“各医院、医疗机构均派出强大阵容,精锐尽出。”第三批医疗队领队、市卫健委发展规划处处长王世纯表示,重庆市派出的医疗队涵盖重症、呼吸、感染、肾病、心血管、中医、心理等多个专业,正高、副高、博士所占比重较高,护理团队也非常强大。

重症医学科人员打下一场场“硬仗”

重症医学科,是抗击新冠肺炎的“桥头堡”,打下一场场“硬仗”。

第三批医疗队是重庆医疗队在武汉战斗时间最长的一支队伍。这支医疗队(后增补第七批医疗队队员26人,共146名队员)由27家医疗单位组成,于2月2日抵达武汉,整体接管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东院区)第12、13两个重症病区。

3月26日,第三批医疗队所负责的病区“清零”,累计救治患者126名,治愈出院95名,转出16名。最后21位病人出(转)院中,年龄最大的出院患者刘华(化名)95岁。这名患者是重庆医疗队在武汉治愈的年龄最大的患者。

“如果不是团队的精心护理,爸爸不会转危为安。”老人出院时,他的女儿留下感动的泪水。

在武汉市第一医院,共有来自全国的10支医疗队,重庆市第八批支援湖北医疗队在这里创下5个“第一”:在重病区建立临时ICU救治危重患者、实施ECMO(俗称“人工肺”),针对患者和医护人员提供心理危机干预、采用中药煎剂治疗新冠肺炎、针对患者开展肺康复训练。

这支163人的医疗队于2月13日深夜抵达武汉市硚口区。由于救治任务重,第二天,国家卫健委便要求医疗队进驻医院工作。14日晚,46名医生、护士(其中党员38名)组成的“先锋队”首批进入病区。3个小时内便收治70名患者,所有病床全满,其中年龄大、基础疾病多的重症患者占多数。

“武汉人民以命相托,我们必全力以赴。”医疗队副领队周发春说,医疗队针对重症及危重病人进行专人专护、一人一策,在科学救治、精准施策上苦下功夫。

2月26日,第八批医疗队与武汉市第一人民医院合作,为一名71岁的危重新冠肺炎患者实施ECMO治疗。这是重庆市支援湖北医疗队在武汉实施的首例体外膜肺治疗。

简单地说,体外膜肺就是在患者体外再安装一个“人工心肺”。难度高、风险大、操作复杂……历时数小时,团队与死神赛跑,为下一步治疗争取了时间。

在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东院区),第三批医疗队根据国家诊疗指南实时调整治疗方案,如采用血液净化术挽救危重病人等,取得显著疗效。队里56岁的杜先智,是31年党龄的老党员,也是第三批医疗队中年龄最大的队员。但在对危重患者实施气管切开手术时,老杜冲锋在前做主刀医生。“我是党员,我先上!”老杜说,“江渝一家亲,他们都是我们的家人、亲人。”目前,这些经高难度手术或先进手段治疗的患者,病情均好转。

第十二、十四批医疗队是两支医疗队合二为一的一支队伍,共318人。这支队伍先后负责武汉市中心医院(后湖院区)的第12、14、15三个重症病区和ICU,是重庆市医疗队在武汉唯一承接了ICU病区的医疗队。医疗队在ICU病区派出27名医生、117名护士的强大阵容,对病人实施有创机械通气、气管插管、中心静脉穿刺置管等治疗方式,经过团队精心的治疗和护理,ICU病区累计管理病人31例,转入普通病区21人。

“你们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清一色的上下床,整齐排列;下面睡人,上面放东西,按英文字母分区编号。类似野战医院的方舱医院,在发挥“应收尽收、应治尽治”以及隔离传染源方面,起了重要作用。

重庆市第四批、第九批医疗队主要在方舱医院工作。第四批医疗队又名重庆市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共39人,他们先后转战东西湖方舱和沌口方舱,“哪里有困难,就往哪里上”。

第九批医疗队在沌口方舱医院管理床位数最多的第三病区,累计收治216名患者,治愈出院161人,转出55人。

打太极、练八段锦、合唱……在沌口方舱医院,为让患者保持良好心态,在治疗病人身体的同时,还开展不少有益身心的活动。不少患者出院时纷纷表示感谢:“热干面欢迎重庆小面!”“武大樱花欢迎重庆小姐姐!”

“待我们比亲人还亲!就像一家人。”患者刘青(化名)说,重庆医疗队做了太多让人感动的事情。

“新冠肺炎没有特效药,好的心态对于病情好转非常重要。”第四批医疗队队员、重医附一院急诊科护士齐建伟是90后大男孩。他是湖北荆门人。

方舱里,有位姑娘神情忧郁,一直很沉默。“她跟我一样,是90后,父亲因为新冠肺炎去世了。”齐建伟便从网上学会叠千纸鹤,写上祝福语送给那位姑娘。还有位转去金银潭医院的患者,齐建伟也坚持每天为他叠一个千纸鹤,直到他出院。

“你们给了我第二次生命!”这是很多医疗队护理人员听得最多的话。重庆市第二批医疗队只有15人,却获得全国卫生健康系统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先进集体。他(她)们从2月1日开始进驻武汉市金银潭医院,直至3月下旬离开武汉,累计护理患者6292人次。

音乐疗法、中医治疗、心理干预等,也是重庆医疗队的特色。如第八批医疗队牵头武汉市第一医院及10支国家医疗队,组建“圆梦心理睡眠联合干预工作组”,在武汉市成立首家“阳光医院”,医疗队联合武汉市第一医院和其它国家医疗队成了心理干预小组,完成上百例一对一的心理治疗和数十例心理危机干预。

重庆市第十六批医疗队共30名队员,是国家第二批心理救援队组成部分。该医疗队分布到武汉市肺科医院等5所医院,利用热门平台、创新科普形式,对患者、医务人员等进行科普宣传,提供心理干预支持,保障医务人员身心安全。

 “小面姑娘把你们想要的武汉交还”

“昨天得知将要撤离的消息,有点遗憾。疫情不散,我不撤。请战理由如下:……”这是3月18日,第三批医疗队90后队员肖亚在得知医疗队将于月底撤离后写下的请战书。

事实上,在即将离开这座大家为之拼过命的城市前,不少医疗队和队员都写下继续战斗的请愿书。

3月21日,原本是重庆市第八批医疗队返回家乡的日子。但是,根据疫情防控的情况,需要医疗队留下。医疗队领队、重医附一院副院长肖明朝与全体队员写下“不破楼兰终不还”的请战书,在本该回家的日子,再次“逆行”。

第四批医疗队曾三次写下请战书。领队钮柏琳介绍,第一次是首次进东西湖方舱工作时,医疗队18名党员写下请战书,请求第一批进舱;第二次是医疗队在完成东西湖方舱的工作后,医疗队请战用已有经验去支援新的方舱医院,并在从东西湖方舱撤出的当天就投入沌口方舱的工作;第三次是3月14日,随着沌口方舱休舱,医疗队的工作暂告一段落,于驻地休息待命时再次写下请战书上前线。

3月下旬,当各省市医疗队有序撤离武汉市中心医院时,重庆市第十二、十四批医疗队却主动要求留下来,“能多做一天就多做一天,能让武汉当地的医护人员多休息一下,就多帮一点。”领队陈勇这样说。

医护人员的付出,也得到武汉人民深深的感谢。

“有一天,护送一位爷爷出院到电梯口的时候,他原本往前的步伐突然停下来,然后转身,向我们深深地鞠了一躬!”那一刻,来自大足区人民医院的90后队员唐悦立即落泪,“平凡的岗位也能收获不平凡。我收获了生命的价值、职业的荣誉、内心的丰盈。”

当双手接过患者送来的锦旗、当手捧一封封真挚的感谢信………重庆医疗队的队员们无不泪流满面。

与众多武汉市民写下的感谢信相对应的,是许多医疗队员写给武汉的信件、诗歌:“在这30天里,我和我的战友们奋斗在此地,同你的人民肩并肩站在一起,誓要打赢这一场保卫你的战役。”

“再见了!武汉。重庆小面离开了,勇敢而善良的热干面,终究把小面姑娘还回了重庆,小面姑娘也把你们想要的武汉,还给你们。”

来自市卫健委的数据显示,截至3月26日,重庆市支援武汉医疗队管理病人全部实现清零,圆满完成医疗救治援助任务,医护人员开始进行休整。累计管理患者3002人(其中重症274人,危重症81人),护理患者2220人,出院1397人。国家卫生健康委15次刊发重庆市支援湖北医疗队(武汉)典型做法和先进经验。截至3月21日,查床巡诊覆盖所有病患,为医护人员提供心理咨询服务236人次,响应病区联络会诊62次,为患者进行心理干预101人次;累计培训医疗队和当地医护人员5015人次。累计收到感谢信167封,以及感谢短信、感谢视频等492条。